• 最美婉约词,诉尽人间未了情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婉约词之美,如水中之月,

    似雾里之花,如梦如幻,美妙动听。

    它倾泻了后人那些欲说还休的情思,

    以情动听,

    道尽人世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

    ?

    浣溪沙

    宋·晏殊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色旧亭台。

    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素昧平生燕归来。

    小园香径独盘桓。

    诗词君:词中好像于无意间描写习以为常的征象,却有哲理的意味,启迪人们从更高档次思索宇宙人生问题。

    词中涉及到光阴永远而人生有限这样深广的意念,却表示得非常蕴藉。

    木兰词·拟古决绝词柬友

    清·纳兰性德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民气,却道故民气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目连枝当日愿。

    诗词君:这首词以一个男子的口气,抒写了被丈夫甩掉的幽怨之情。词情哀怨凄婉,屈曲缠绵。

    声声慢·寻寻觅觅

    宋·李清照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分,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

    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沉积。

    干瘪损,往常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径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傍晚、点点滴滴。

    此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诗词君:心情欠好,再加上这类乍暖还寒天色,词人连觉也睡不着了。

    如果能沉沉睡去,那么还能在长久

    短少的光阴内逃离痛楚,可是越想入睡就越难以入睡,因而词人就很天然想起亡夫来。

    披衣起床,喝一点酒暖暖身子再说吧。

    可是严寒是因为孤傲惹起的,而饮酒与品茶同样,径自一人只会认为分内凄惨。

    一剪梅·舟过吴江

    宋·蒋捷

    一片春愁待酒浇。

    江上舟摇,楼上帘招。

    秋娘度与泰娘娇。

    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何日归家洗客袍。

    银字笙调,心字香烧。

    流光容易把人抛。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诗词君:这是一首写在离乱颠簸的亡命途中的心歌。

    明艳的春光与凄楚的神魂在强烈地对照着,春光如海,愁深胜似海,在时间的流逝中,“春愁”却没法排解。

    因而从看似浏亮的声韵中读者听到了同化着风声雨声的心底的呜咽声。

    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

    五代·李煜

    林花谢了春红,太促。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诗词君:先出“林花”,全不晓毕竟是何林何花,继而说是“谢了春红”,乃知是春林之红花,而此春林红花事,已经开放。

    可见这所谓“随手”“直写”,正不啻书家之“一波三过折”,全任“天然”,“不加润色”,意欲成“文”,诚梦话之言也。

    雨霖铃·寒蝉凄切

    宋·柳永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依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拜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哪里?杨柳岸,青灯古佛。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诗词君:从日暮雨歇,送别都门,设帐饯行,到兰舟摧发,泪眼绝对,执手告别,序次层层描述拜别的局面和单方惜别的神态,宛如一首带有故事性的剧曲,展示了使人惨不忍睹的一幕。

    此词上片中的“执手相看泪眼”等语,确实浅显俚俗,近于秦楼楚馆之曲。

    但下片虚实相间,情形相生,足以与其他有名的“雅词”相比,因而可谓俗不伤雅,雅而不俗。

    青玉案·凌波不外横塘路

    宋·贺铸

    凌波不外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

    锦瑟华所谁与度。

    月桥花院,琐窗朱户。惟独春知处。

    飞云徐徐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

    若问闲情都几许。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诗词君:这首词经由过程对暮春景色的描写,抒发作者所感到的“闲愁”。

    上片写路遇佳人而不知所往的惘然情形,也蕴藉地流露其沉溺下僚、明珠暗投的感叹。下片写因思慕而惹起的有限愁思。

    全词虚写相思之情,实抒悒悒不得志的“闲愁”。立意别致,能兴起人们有限设想,为那时传诵的名篇。

    长相思·吴山青

    宋·林逋

    吴山青,越山青,

    两岸青山绝对迎,谁知拜别情?

    君泪盈,妾泪盈,

    罗带同心结未成,江边潮已平。

    诗词君:词以一男子的声口,抒写她因婚姻可怜,与恋人诀别的悲怀。

    扫尾用民歌传统的起兴手腕,“吴山青,越山青”,叠下两个“青”字,颜色鲜明地描绘出一片江南特有的青山名胜。

    吴越自古山明水秀,风光恼人,却也阅尽了人世的悲欢。

    “谁知别离情?”歇拍处用拟人手腕,向亘古如此的青山收回嗔怨,借天然的有情反衬人生有恨,使感情颜色由轻盈转向深邃深挚,奇妙地托出了送别的大旨。

    鹊桥仙·纤云弄巧

    宋·秦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邂逅,便胜却、人世有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如果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诗词君:这首词的谈论,自在流利,通俗易懂,却又显得婉约蕴藉,余味无穷。

    作者将一语道破的谈论与句法与优美的抽象、深邃深挚的情绪结合起来,起伏跃宕地歌颂了人世美妙的恋情,取患有极好的艺术后果。

    梦江南·千万恨

    唐·温庭筠

    千万恨,恨极在天边。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面前花,

    摇摆碧云斜。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眽眽水悠悠,

    肠断白苹洲。

    上一篇:我曾在最美的年华遇见过你

    下一篇:没有了